北京赛车pk10不定位

為有源頭活水來:人工智能時代編輯人員新思維

        來源:出版發行研究

  ◎ 李林容

  摘要:經過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雙重改造,新聞傳播領域的業態發生了根本性的質變。隨著人工智能技術廣泛運用到新聞傳播領域,編輯的工作也在持續拓展和調適,編輯也經歷了被邊緣、被裁撤又榮耀回歸的過程。當下,編輯的互聯網思維與媒體思維的碰撞與融合,會助益媒體為用戶提供更加優質的增值服務,進而實現更多價值創新。故而,人工智能時代對編輯人員的思維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關鍵詞:人工智能〓編輯素養〓新思維

  中圖分類號:G238

  傳統主流媒體發展可謂舉步維艱,由于傳統主流媒體在新聞內容生產領域一直未能將受眾資源有效地轉化為互聯網時代的用戶資源,導致了其在人工智能時代拓展信息增值服務方面步履蹣跚。而人工智能時代給新聞傳播領域帶來了顛覆性變革,它不簡單逼迫傳統主流媒體走向融合轉型之路,而是在新聞的生產、傳播、消費等環節完成信息的增值服務,是對新聞資訊傳播方式和消費情境的變革轉換。因而基于時代變革,身處中樞核心地位的編輯一定要運用新思維,助益媒體為用戶提供更加優質的增值服務,實現更多價值創新,主要包含以下幾種思維。

  一、“清水出芙蓉”的內容調控思維

  在人工智能時代,編輯需要擁有內容調控思維,首先是基于智能化新聞生產模式下的人機協作需要。利用算法自動從結構性大數據中抓取生產的機器人新聞寫作,開啟了新聞生產模式的新樣態。騰訊的Dream writer、新華社的“快筆小新”、今日頭條的“張小明”、阿里巴巴與第一財經共同推出的“DT稿王”和南方都市報的“小南”等新聞寫作機器人,都已經成為當下新聞生產的主力軍。它們都不僅擅長處理海量數據信息,而且能夠做到智能寫作、智能編輯、智能審核。在2017年四川九寨溝地震中,寫作機器人撰寫的《四川阿壩州九寨溝縣發生7.0級地震》的速報,全文共585個字,用時僅25秒,成為全球首條關于該次地震的新聞報道。寫作機器人已實現了“在不到1分鐘的時間里,能夠在海量信息里抽取寫作需要的資料和素材,并且可以寫出數篇文章”①,如此快速的策劃、寫作與發布,讓傳統編輯只能望洋興嘆。學界有人興奮地歡呼寫作機器人開啟新聞生產模式變革,更有人為記者和編輯這個職業表示憂慮。然而,就現狀而言,無論從對人工智能最開始的新聞模板制作,還是對海量數據的抓取再到人機交互的新聞生產,都需要編輯的調控以及與程序設計者一道并肩努力,每一次智能化新聞實踐的背后都有編輯們的默默堅守。

  不過,目前的智能化新聞生產大多運用在財經新聞、體育新聞、自然災害新聞報道等具有一定模板化寫作模式的領域。客觀來看,人工智能生產的新聞內容,除了極個別新聞能成為“爆款”外,大多數新聞內容都歸屬于長尾新聞范疇。在“長尾理論”模式下,人工智能生成的新聞內容僅作為新聞制作生態系統的一部分,編輯需要發揮內容調控思維,合理統籌調配記者資源,將處在長尾中的新聞內容,尤其是那些簡單再現的模式化的新聞工作交由人工智能來完成,將記者從重復簡單的寫作中解脫出來,用于調配完成對真相、意義和價值的深層次闡釋挖掘的深度報道的寫作。深度新聞寫作,需要調動編輯和新聞記者主觀的創意和抽象思維,而人的主觀能動性、創造性以及對社會環境和人文情懷的理解正是機器人難以代替的。

  早在2016年,國內著名新聞學者彭蘭教授就認為:“未來的整個新聞寫作會變成一種人機合一的寫作體系,機器會幫助我們發現選題”②。人工智能的出現,不僅不會削弱新聞生產者的主體性地位,其主體性反而會得到一定程度的強化。編輯的內容調控思維,就是讓記者在人工智能時代發揮自身優勢,完成更多“爆款”新聞產品。如美國著名新聞博客公司Mashable在智能新聞生產模式下,完美詮釋了人機合一的寫作模式,它研發出一種可以捕捉互聯網文章的數據分析軟件,以此分析社會輿論的關注焦點和未來輿情走勢,并預測下一個將會成為全民關注的“爆款”文。其數據分析軟件的研發目的,即為編輯調控輔助新聞記者對相關話題進行跟蹤和報道。具體來說,數據分析軟件會依據社會化媒體用戶在社交軟件上的點擊、分享、點贊、評論等互動行為生成一個供應熱度曲線,并用橫軸代表時間走向,縱軸代表用戶的信息供應需求量。在大數據采集中,當某一話題的熱度呈現不斷上升趨勢時,Mashable的編輯就會及時對相關內容進行調控,對與該話題有關的內容進行及時“供應”,從而實現新聞的“爆款”。

  在人工智能時代,編輯需要擁有內容調控思維,其次是基于驅逐“污水”的現實需要。新聞肩負著涵化受眾的社會職責,所以在傳統編輯人員思維中,向用戶提供優質水源是不證自明的,傳統編輯的理論、專業知識與語言文字等編輯修養和編輯的選題、組稿、審稿、加工原稿、整理發稿和讀校樣等“編輯六藝”,都保障了它提供“清如許”的優質水源,也正是因為編輯的專業思維和職業堅守,優質水源源源不斷地輸入社會大系統之中。但是在智能化新聞生產時代,編輯需要發揮內容調控的思維,才能保證為用戶提供的是“清水出芙蓉”般的優質內容。所以,編輯人員的內容調控除了要調控最優質的水源之外,還要對虛假新聞和低俗媚俗的新聞內容進行調控。因為在智能化新聞生產時代,編輯的部分工作和職責讓位給人工智能來完成后,在資本利益的商業驅動下,難免會出現“污水”驅逐“清水”,劣幣驅逐良幣的“逆淘汰”現象。因而編輯對新聞內容的把關與篩選是不可或缺的首要職責。

  在人工智能時代,編輯要充分發揮內容調控思維,利用算法模型的不斷優化升級優勢,科學地對分詞詞表的樣本數據標注,建立機器模型,捕捉用戶的互動回饋和留言評論,形成嚴謹的關鍵詞庫。編輯還需要及時審核機器模型識別出來的被放進“疑似虛假謠言池”的內容,將最優質的水源優先調控給用戶,主動調控把關水源質量。在后期內容調控環節,當編輯發現放入謠言池的文章為不實信息后,不僅要對該文章標注謠言的標簽,并通過優化低俗分值詞來干預該低俗文章的推薦和分發,還需要及時利用人工智能的有效算法,對點擊該條信息的用戶及時推送辟謠文章。編輯的內容調控思維就是通過對信息傳播的調控,采取嚴格的閾值限制方式,禁止“污水”文章的分發與展示,以確保智能化新聞生產時代提供給用戶的都是最優質的水源。

  二、“引水新渠凈”的算法干預思維

  2017年被認為是人工智能元年,人工智能技術被廣泛應用于實踐之中。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提出,要“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③。此外,國家在2017年也開始實施《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旨在促進人工智能產業發展,提升制造業智能化水平,推動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目前,人工智能已引發了傳統新聞傳媒行業在生產端、分發端和接收端的革命性轉變,新聞的編輯發布權正在從有血有肉的個體逐步讓渡給算法④。以Facebook為例,其每日熱門話題的編輯、推薦和排名都由人工智能算法所決定。⑤

  在人工智能時代,越來越多媒體和新聞平臺都紛紛瞄準為用戶提供新聞內容的新興市場,以此增加用戶對平臺的黏性和依賴。編輯一面在內容上要保障向用戶提供的是優質的水源,另一面要滿足用戶對精準信息的個性化需求,實現傳播領域中的長尾信息價值,進而實現信息的增值。而長尾信息的傳遞,首先需要的就是編輯對新聞的細分,要將新聞的主題細分為不同子主題,然后再垂直向下一級細分下去,以實現少數人對非主流長尾信息的需求,完成真正意義上的新聞內容的私人訂制。福柯曾言,分類是一事物區別于其他事物的根本。在新聞傳播大系統中,聚合的用戶需求越多,分類也就越準確,自動化的私人訂制就越能吻合用戶需求。而信息私人訂制的實現,恰是基于對用戶自身人物畫像和興趣圖譜的大數據算法分析后,完成的個性化信息推送的結果。在新聞分發實踐環節,諸多新興媒體平臺利用人工智能的算法分發機制和社交網絡圖譜,給用戶推薦和呈現個性化的新聞,完成媒體新聞傳播的“千人千面”⑥。

  人工智能的新聞分發環節的實踐運用,改變了傳統新聞業內部的人員分工架構和組織形式。將編輯的新聞內容分發把關判斷權交給機器是否真的客觀公正,爭議也自此產生。過度依賴人工智能對新聞內容進行把關,對用戶而言是一種災難,用戶長期按照算法的推薦接觸所謂的個性化信息,容易導致用戶的視角越來越狹窄,加之算法規則的程序化和格式化,更加劇了用戶“信息繭房”和“單向度的人”的形成。在社會價值利益方面,也容易涵化用戶走向現代犬儒主義。學者基特勒認為,數字媒介的硬件和軟件都具有一定的隱蔽性。⑦

  所以當“算法”讓各大新聞平臺賺得盆滿缽滿,“算法至上”的價值觀念已成平臺的增長極之時,對算法的導向糾偏也迫在眉睫。早在2014年,當Facebook用戶猛烈抨擊其算法推薦的消息流中未出現足夠多的有關邁克爾·布朗槍擊案的新聞內容時,Facebook就開始實行編輯干預算法的行為,不再堅持純算法的新聞篩選方式。在2015年,Facebook又飽受用戶對其人工智能推薦內容存在政治偏見的指責,繼而加大了人工編輯在審批熱門話題方面的重要作用。我國《人民日報》在2017年亦三批算法推薦,提出要警惕算法走向創新的反面。因此,對人工智能算法火熱推崇的背后將其“去泡沫化”與導向糾偏勢在必行。編輯此時就要充分發揮算法干預思維,做到“引水新渠凈”。編輯需要了解算法并更好地去干預算法,在導向糾偏的時候,理解算法的內在邏輯,明白算法會將怎樣的內容優先推送,什么樣的文章被置頂概率更高,在突發性事件中如何及時有效地增加該新聞的報道占比等。如在新聞推薦中,編輯要理解機器算法推薦的邏輯,并加入那些未被人工智能算法發現但具有一定新聞價值和社會價值的優質內容,以及通過人工完成稿件的分級、分類,或人工干預控制機器抓取某個話題、某種類別的內容的比例等。

  “大眾傳播系統中的算法科技不能被視為純粹而沒有價值觀的技術手段”⑧,由此,編輯的算法干預思維一定是基于“引水新渠凈”的善的方向,要確保給用戶提供的信息內容都是優質的“清水”。

  三、“向水覺蘆香”的價值加權思維

  隨著人工智能技術廣泛運用到新聞傳播中,傳統主流媒體遇到空前的危機和挑戰,編輯的工作也在繼續拓展和調適。人工智能技術被嫁接運用到新聞生產、分發和接收諸多領域,一方面,促進了“傳媒行業傳統思維的轉化、采編流程的優化及內容結構的深化”⑨,另一方面,對編輯的權威地位也發起了挑戰。傳統編輯人員固有的制定編輯和報道方針、選擇和組織稿件、加工整理配置組合稿件等工作逐漸被人工智能所包攬,編輯在新聞報道的選題、生產、把關、分發等環節絕對的話語權也日益消減,編輯的地位也逐漸被邊緣。如財經數據和媒體公司彭博(Bloomberg LP)在人工智能剛興起之時,便在旗下的新聞部門裁減最多90個編輯崗位,原因是該公司正計劃將重心更多地放在爆炸性新聞以及開發新的社論產品上。⑩編輯被裁減的新聞不絕于耳,在人工智能時代編輯真的可以被替代嗎?近日,出于“規范傳播秩序”的需要,“今日頭條”“鳳凰新聞”“網易新聞”和“天天快報”等移動客戶端被暫停了移動端的下載服務。為嚴格把關新聞內容的質量,“今日頭條”痛定思痛,開始重視編輯隊伍建設。無獨有偶,其他新聞平臺也緊鑼密鼓地招兵買馬注重編輯審查隊伍建設,自此,編輯的話語權也開始逐漸得到回歸,同時,對編輯人員的價值加權思維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編輯的價值加權思維其實主要是解決用戶個性需求與社會價值的平衡問題。按照新聞傳播規律,新聞事件越大,社會關注程度就越高,用戶的個性需求和社會共性需求就越趨同,編輯就有責任將這些重要的新聞內容推薦到用戶終端,盡管算法的推薦顯示此類信息跟用戶的個性需求匹配度并不高。其實控制新聞傳播的核心動作無非就是主動將要傳達的新聞內容“推送”給用戶終端。而信息的推送通常有兩個方法:第一種是News Feed方式,即信息流方式,也即我們常見的人工智能的信息推薦;另外一個便是Trending方式,即流行話題。如果說,在內容分發環節,編輯時刻關注的是“信息流”分發效果,其主要工作是從后臺即時監測推薦的內容的閱讀、反饋數據,發現問題即時反饋予以查明原因,關注和校驗推薦的內容是否精準。而在價值加權實踐運用中,編輯一定要對優質的具有社會價值的文章進行加權,將此類文章的算法加大分發比重,讓此類優質文章得到更多展示的機會,使信息流的生態環境朝著更健康有序的社會發展。人類學家愛德華·撒皮爾認為,“每種文化形式和每一社會行為的表現都或則明晰或則含糊地涉及傳播”{11}。在人工智能時代,算法以數據為導向,但編輯應以價值觀為引領。因此,盡管人工智能技術已開始廣泛運用到新聞傳播中,但是基于智能算法和用戶社交網絡畫像而向用戶推薦和呈現的新聞,仍需按照新聞傳播的規律和新聞的價值判斷來進行優化和調控,以實現新聞傳播的社會價值。編輯運用加權思維,可在實踐中運用“算法+編輯”兩條路徑的信息推送模式,實現編輯和技術、科技與人文完美嫁接與巧妙融合。如瑞士NZZ報紙也一直致力于人工智能技術研究,并開發屬于自己的獨特算法,這些算法結合了“一般相關性”和“個人相關性”特點,用戶在接受算法推薦內容之外,仍有機會接觸到更多他們可能喜歡的內容,“可以說這些算法不是為了點擊而優化,而是為了維護新聞標準”{12}。

  四、“不飲盜泉水”的法治思維

  在2017年中國版權十件大事中,因首部由人工智能創作的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的出版,引發了各界對人工智能創作物的版權及相關權利歸屬等問題的關注。在2018年,Facebook身陷數據丑聞,公司市值一天蒸發367億美元,其原因是5000萬份公民信息遭受泄漏。因而,在人工智能時代,編輯除了要擁有“清水出芙蓉”的內容調控思維外,還需要擁有“不飲盜泉水”的法治思維,確保智能化新聞生產活動在內容生產、轉載、傳播等環節做到在法律的框架內活動,杜絕新聞侵權等行為。

  據中國報業年度報告,我國當下有1900余種報紙、9000多種雜志,而且各大媒體還在積極響應中央深改組第四次工作會議上關于媒體融合發展的創新精神,加大了“兩微一端”的布局,積極構建了以連接為核心的互聯網平臺,這些都是向用戶提供水源之地。此外,我國還有不計其數的互聯網站、bbs論壇、社區和上千萬個自媒體,都成為編輯調控的對象,成為“問渠那得清如許”的水源。但是,如果編輯人員缺乏法治思維,在引用或轉載之時未經版權所有者許可,便會導致侵權等行為發生。在人工智能時代,“大數據作品信息庫”與“智能寫作軟件”完成了深度融合,越來越多由人工智能創作完成的新聞作品將走進用戶視野。但我們需要認識到,人工智能的編輯在調控人工智能寫作軟件時,也會產生功能的異化。如編輯因為法治思維的缺失,會利用人工智能寫作完成對中外名著、網絡文學作品、“兩微一端”自媒體用戶生產的內容等進行智能化整合,完成一份“混合式”的“智能化寫作”產品,從而引發一系列的版權糾紛。如熱播劇《錦繡未央》的原著作者,就涉嫌“借助‘網絡文學智能寫作軟件(人工智能軟件)’抄襲219部作品”,而被控訴侵犯多部文學作品的著作權。{13}因而,在人工智能時代,編輯一定要樹立法治思維,對優質內容創作者進行原創扶持,保證內容生產和內容版權符合法律規定。今日頭條布局的“千人萬元、百群萬元”的支持原創者的計劃以及2017年啟動的“原創倍增”計劃、Content ID視頻版權保護系統等,就有從版權保護方面支持原創文章、短視頻的創作生產。

  此外,編輯的法治思維還體現在對用戶的隱私數據保護方面。眾所周知,人工智能采集的數據是基于對大數據、云計算等海量數據的分析和整理,其數據采集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對用戶隱私構成侵犯。用戶在互聯網上的每一項行為均處于“記錄”之中,且對用戶信息的盜取或篡改等情況也時有發生。在2014年,歐盟27個成員國整體實施“被遺忘權”{14},此外,歐盟《通用數據保護條例》也于2018年5月正式實施,對個人數據信息的保護正式成為新時代編輯遇到的重大課題。因此,在人工智能時代,編輯要發揮法治思維,加強對用戶“被遺忘權”的保護意識,著重保護對用戶瀏覽信息訪問的權限和用戶瀏覽數據的安全。

  注釋

  ①央視財經頻道《創業英雄匯》.媒體新挑戰?寫作機器人上崗,新稿出爐只需1分鐘!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11944668343772124&wfr=spider&for=pc.

  ②王聰. 重拾故事內核:反思機器人新聞. 青年記者,2017(1).

  ③習近平. 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 人民日報,2017-10-28.

  ④周政華,練紫嫣.人工智能時代新聞業的謝幕與重生.新聞研究導刊,2017(8).

  ⑤徐敬宏,等.人工智能時代新聞業面臨的機遇與挑戰.鄭州大學學報,2018(9).

  ⑥劉凱.“千人千面”技術模式下政策類新聞傳播的優化策略.中國記者,2018(3).

  ⑦鄧建國.機器人新聞:原理、風險和影響. 新聞記者,2016(9).

  ⑧李林容. 網絡智能推薦算法的“偽中立性”解析.現代傳播,2018(8).

  ⑨劉迷.機器人新聞:開啟新聞生產模式新樣態.今傳媒,2018(5).

  ⑩搜狐新聞. http://www.sohu.com/a/30388177_115436

  {11}陶同.編輯思維學.哈爾濱:黑龍江朝鮮民族出版社,1993:4.

  {12}Nic Newman.Journalism,Media,and Technology Trendsand Predictions 2018. digital news project,2017.

  {13}周子洋. IP改編熱下的網絡文學版權糾紛研究——以《錦繡未央》原著《庶女有毒》為例. 傳播與版權,2017(6).

  {14}陳琛.“ 互聯網 + ” 與“ 被遺忘權”:大數據時代的個人信息保護爭議.新媒體與社會,2017(3).

  (作者單位:西南政法大學全球新聞與傳播學院)

  * 本文系2018西南政法大學研究生教育教學改革項目“媒介融合與協同創新語境下新聞傳播學研究生培養機制”(項目號:YJG201823)階段性成果。

       本文載于《出版發行研究》2019年3月刊

打印 糾錯 查看/評論 主編信箱 關閉窗口 (責任編輯:尚燁)

相關文檔

中國出版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注明“來源:中國出版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出版網和該作品作者共同擁有,其他媒體轉載或利用均須各自對應準確注明作品來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嚴禁轉載的作品,一律不允許轉載。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站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出版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版權歸原媒體及文章作者所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

③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行或網友投稿、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在15日內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或致電:中國出版網編輯部 010-52257100 我們會及時刪除。

京ICP備05064761號  |  京公網安備110106060014號  | 

指導單位: 國家新聞出版署  |  主辦單位: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

地 址:北京市豐臺區三路居路 97號    郵編:100073   電話:010-52257099

Copyright?2009-2018 中國出版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赛车pk10不定位